才不会被他们摸到

2020-11-15 16:32

“对他们三娘母(母子三人)来说,有没有灯,都没有区别,我就陪他们一起摸黑。”罗建全告诉记者,他已经习惯了晚上不用电灯,同样习惯了陪妻儿一起感受黑暗里的黑夜。

罗建全说,现在天气暖和了,他每天都会带着妻子和孩子出来走一走,尽管他们看不见,但可以感受天气温度的变化,听到这世界的声音。

罗小丽告诉记者,在丈夫的指引下,她对这间出租房早已十分熟悉。

她能第一时间找到电饭煲、燃气灶的位置,熟悉盲人手机的各个按键,知道哪些频道在遥控板上该按哪些数字。

罗建全说:“当时感觉天都塌了,不晓得该怎么办。”儿子和女儿也是盲人,这个事实,让他有些接受不了。

巷子里,刚刚有人停了摩托车。“等一下,前头停了个摩托车,莫撞到了。”罗建全牵着儿子和女儿,提醒妻子罗小丽。

晃眼间,两年过去了,儿子罗智(化名)出生,原以为命运会因这个孩子而出现转机。然而,不幸却再一次光顾了这个家庭,罗智同样被查出患有先天性失明。

在采访中,记者发现,在这间十多平米的出租房里,竟然没有安电灯。经了解才知道,罗建全为了陪妻子和孩子一起摸黑,索性没有安电灯。

在出租房内,罗慧摸索到咸菜坛旁边,两只手搭在坛子盖上摸了一圈,又顺着坛子继续往下摸,在摸到坛子“肚子”的时候,她情不自禁地笑了。

结婚三年后,罗小丽和丈夫迎来爱情结晶,成功诞下了女儿罗慧(化名)。但不幸的是,在小慧8个月大时,因为生病住院,被意外查出遗传了罗小丽的先天性失明。这个消息,如晴天霹雳,顿时间,罗小丽和丈夫都懵了。

“她(女儿)只会说‘妈妈,我要上厕所’。”罗建全说女儿只会这一句话。

跟着张建全,记者来到他的家里。所谓的家,不过是一间十平米左右的出租房。两张木床占据了房间的大部分空间,一台旧电视,正放着《朝闻天下》。

罗建全说,听电视是他们唯一的乐趣。夜幕降临,一家人在吃过晚饭,就会坐在床上,闭上眼睛,听听电视连续剧,听听音乐,伴着声音入睡。

“平常他干活累了,就买点猪心肺,买肉的话只给娃儿吃,他们需要营养。”罗小丽说,他们家很少买肉,也很少买菜,平时就吃点咸菜,每个月给女儿买药需要几百块钱。

罗小丽说,平日里,自己也喜欢听歌,喜欢听《你是我的眼》。她说,如果她能看得见,最想看看孩子长什么样子。

担心妻子在家里呆着无聊,罗建全花了300元钱,在二手市场买了这台旧电视机。

罗小丽是南充市营山县大庙乡人。如今虽已28岁,但由于自幼失明,世界于她来说“只有一种颜色”。2006年,经她人介绍,罗小丽与同乡的村民罗建全结了婚。婚后,两人生活幸福,在罗建全指引下,罗小丽与常人无异,洗衣做饭样样都会。

因为要照顾家庭,罗建全每月只能上十几天班,仅有1500元左右的收入。

罗小丽夫妇说,如今,他们最大的心愿就是孩子能够上学,走出这间出租屋,听听校园里的声音,感受外面的世界。

当记者问起罗小丽最喜欢“听”什么类型的电视节目时,她告诉记者,她最喜欢“听”职场斗争类的电视剧,不喜欢战争片和爱情片,情节太简单,没有悬念。

据罗健全介绍,因受癫痫病影响,女儿罗慧快5岁了,至今还不会说话,相比于其他同龄的孩子,智力也有些问题。

“听他们的脚步声,就晓得他们在那个位置,要把刀放在衣柜顶上,才不会被他们摸到。”罗小丽告诉记者。

3月28日早上,得知记者要去采访,罗建全一家人早早地等在巷口。

罗建全告诉记者,有时候他会去建筑工地做小工,妻子罗小丽就一个人在家,带着两个孩子。